從導演看恩典

By 版主, July 10, 2009

web5

giw11e從甚麼都不懂開始
在話劇界裡,很多人縱然不認識許樹寧本人,也知道他是基督徒導演。因為他由89年開始以福音戲劇見觀眾;直到現在,他的戲劇仍然藏著基督徒的價值觀。「我16歲出來工作,未入戲劇行。當時我向神祈禱『我好希望用戲劇電影服事祢』。事隔一年,我有機會開始做電視廣告製作。」許樹寧由零開始學拍攝,自言甚麼都不懂;但他一直望著導演那條路走去。「做廣告,但不懂得攝影,不喜歡攝影,連光圈是甚麼都不曉。有人叫我拿鏡頭,不懂甚麼18 lense?25 lense?於是衝過去捧來一整箱lense給對方。第一次換菲林,走光;浪費了別人四百尺菲林,損失千幾元。於是,我拿了大大餅的電影菲林回家練習,練到懂得換為止。」

過程中,被人痛罵、被冷待是在所難免的,或者有人會悻悻然;而許樹寧就這樣看「那時很想學習,所以預了給人罵。反而有人見我搏命工作,覺得我是好料子,給我機會。我做了兩年,便升到攝影師助手,三級跳。」所有難入耳的話,難看的面口,許樹寧都不當一回事。「我志不在此,我的目標是『導演』,這是學習過程而已。」「我讀書不好,會考得1分。但我覺得只要肯學就得,讀書不好不代表我個人蠢。」許樹寧日以繼夜工作,不眠不休。「做燈光時,好似苦力。穿著T恤、爛褲去開工,拍通宵。上午7時收工,再趕去拍另一組。搭港鐵被人藐視,因為周身臭味;無辦法,唯有扮不知。再拍多十幾二十個鐘,拍到傻了才回家洗澡。」

giw11d曠野特種訓練
「我當時覺得無所謂,我在學習嘛!我在看導演工作,攝影師的拍攝技巧,和朋友坐在一旁邊看邊分析。一圍枱怎拍?演員eyeline角度?望著別人做,自己領略。然後再租影帶看,背鏡頭,第一是wide shot, 然後medium shot、close shot,再接close up……背了所有鏡頭,自己再拍一次。之後自己剪接,發現原來有第二種剪法,有第二種效果。全部都是在過程中自學。」拍了10年廣告後,許樹寧專心當導演,主力舞台劇。要面對的事多了!「有次做舞台劇《天路歷程》某一集,我沒有加入耶穌、福音字眼,只將基督徒喜樂、積極的價值觀放入劇情裡。有演員不明白,他說『我不知道自己做甚麼,不會叫人來看。』我要忍耐,時間可以證明一切。結果反應熱烈,觀眾覺得戲裡有很多message。」

「我又試過很多次無觀眾入場看戲。有次在《藝穗會》播獨立短片,7時30分得10個觀眾;而9時30分……,我叫關門,去吃宵夜算了。有一次我同工作人員講『做15分鐘就可以close。』誰不知即場有四個人買票看戲,繼續做囉!」朋友都勸許樹寧轉行,因為這工作沒有穩定收入,好似不務正業。「有段時間無工開,得幾百元過一個月,幾十元過一星期。抵受得住世俗眼光嗎?成就不高,賺不到錢,不出名,就看你肯不肯堅持?」許樹寧沮喪過,眼淚也流過好幾趟。「有人打電話來追數,很不開心。寫了一段稿,一邊寫一邊喊,覺得很委屈。」為何仍堅持?「我很清楚神給我恩賜,我才能為祂做事。老細未叫我轉工,我不夠膽行動。好吧!曠野是很好的訓練場地,當中也有好東西,有嗎哪,有鵪鶉……」

giw11f領人信主最快樂
「做這行不想出名是假的,見別人出名,機會卻不落在自己身上。有人『擦鞋』上位,有人在公司磨又上位,是真材實料嗎?」其實,許樹寧的收獲也不錯,最少有實力,不是擁有幾套知名劇作嗎?《留著愛》《阿伯拉罕的眼淚》《耶穌13門徒》等反應熱烈,在大劇院演出爆場又加場。他也承認觀眾的支持給他肯定,但實際令他欣喜的,卻是觀眾對信仰的反應。「有主內姊妹告訴我,她男朋友未信主。但看完《阿伯拉罕的眼淚》後動搖,不久在佈道會決志信主。我很感動。有傳道人說看完劇得到很多提醒,令要處理的事情有出路。我覺得很好。」不只觀眾,劇作的基督教價值觀,也觸動未信的演員。「跟女子組合『女生宿舍』的廖雋嘉合作,後來知道她回廣州後決志信主。」雖然他不知是否跟自己有關,但肯定的是,在領人歸主的工作上,他確實付出了努力。

giw11b許樹寧於97年成立自己的劇團,名為《樹寧,現在式單位》。「《樹寧,現在式單位》表現出來的宗教劇場味不濃,講時下生活環境的艱難,觀眾會有共鳴。故事裡面滲入基督徒喜樂、積極的價值觀,這是我理想的方向,要起劇場福音作用。」

可是,有劇評人卻不這樣想:「他們嫌我的作品太積極,好似無黑暗面,童話化了。可是,觀眾很喜歡啊!有熟悉我的人講『樹寧是基督徒,他們的信仰就是這樣積極,你不可以質疑他講大話。』我覺得有這些討論聲音很好。基督徒創作人就是這樣激發人去討論信仰,給人啟發。」許樹寧未必會因評論改變方針,但會容納意見。「金培達話我是super-open的導演。我覺得堅持己見的人好蠢,用不到別人的腦袋。」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