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怒」與「易怒」

By 版主, March 29, 2012

經濟欠佳,通脹高企,使不少人充滿怨言。雖然某些事情的而且確會令人怨憤,但當中到底有多少事情是出於發「義怒」?有多少事情出於我們太「易怒」?

發怒的根據
有不少人以為發怒一定是不對的,基督徒更加不應發怒,甚至認為神是不會發怒的。但聖經很清楚的告訴我們,神的忿怒顯明在不虔不義的人身上,亦多處記載神因著某些人的行為而向他們發怒,聖經作者更多次警告我們不要惹耶和華的怒氣,可見發怒本身並不是問題,問題是因何發怒。換句話說,聖經從沒有說神是不發怒的,只是說神是不輕易發怒,也不長久發怒,神是會因著罪惡的緣故而發出「義怒」的。

對人來說也是一樣,聖經從沒有禁止人發怒,只是教導我們生氣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不要將惱恨、忿怒變成惡毒等,可見發怒本身並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發怒。換句話說,從聖經的這些教導中,我們便可知神從沒有假設我們不會發怒,只是提醒我們要怎樣處理怒氣,更要小心我們會否因著某些事情的緣故而太「易怒」。

發怒的反思
既然發怒有其一定的根據,我們要反思的便是為何及如何發怒,聖經中約拿給我們很好的例子,在約拿書第四章中記述約拿知道耶和華是不輕易發怒的神,而卻記述神兩次向約拿發問:「你這樣發怒合乎理麼?」。雖然約拿認為自己發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但顯然神要約拿認識他的發怒是不合理的。

「這樣發怒合乎理麼?」固然要我們想想發怒是否合理,但相對來說,亦可提醒我們想想「這樣不發怒合乎理麼?」,換句話說,太易發怒固然有錯,但不發義怒也是不對的。


批評變批判─太易發怒

有人以為批評是不好的,又或認為批評必須要有建設性,但批評本身是中性的,只要批評得合理,則不一定有義務要解決方法,例如影評人可批評電影拍得好與不好,而無須教導演怎樣拍;食家可批評食物是否好吃或太鹹,但無須教廚師怎樣煮。

通常這些批評都很少會帶來太大的怨憤,很多時會太多怨言或太易發怒是因為將批評變批判,亦即成為聖經所說的「論斷」。對人產生批判性會使人失去耐性,亦因而容易抱怨。典型的例子就以現今的香港為例,由於對政府不滿,所以有什麼 問題都是政府的錯,連派錢也有批評是不夠的。

包容變縱容─不發義怒
有人以為包容是必須的,又或認為包容無須要有限度,但包容與兼容稍有不同,兼容好像電腦的程式或軟件,越能兼容越好,避免出現專制壟斷的情況;但包容好像中醫煲藥或煉丹,不是包容越多藥材越好,因可能會帶來相沖而減低了應有的效應。

通常一般的包容都帶有寬容的量度,但也有可能是因為妥協,很多時會出現是非不分是因為將包容變成縱容。縱容會使人淡化了個人的責任問題,亦因而不對不義之事作出責備。典型的例子就以青少年人於平安夜在文化中心擾攘事件為例,竟有人認為皆因青少年有很多不滿而要作出發洩,所以這是社會的錯,亦因而帶來政府在除夕夜前將大樹及雕塑用膠紙好好包住的鼓勵性創舉。

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雅各書1:19-20)

鄭佑生院長
中國浸信會神學院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