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不等如「窮」

By 版主, February 15, 2012

利用專長啟發人心
Eric是職業治療師,又曾於教會擔任傳道人堂主任達十二年之久,後遠赴加拿大進修哲學藝術,現在開設舞蹈機構,全職任教「心靈舞蹈」。何謂「心靈舞蹈」?「運用舞蹈療法,配合輕鬆愉快的音樂,讓參加者消除內心煩憂,享受跳舞的愉悅。此外,課程內容具有啟發性,引導參加者自我探索,提昇心靈質素。」為何不繼續做傳道人,而生出教授舞蹈的念頭?「任何崗位都可以見證神,我熱愛舞蹈藝術,很想用專長去做,用舞蹈結合信仰做些事。」Eric開始之時有種mission,認為文化藝術好需要基督徒去做。眼見香港有很多人愛做瑜珈,Eric認為有兩個吸引元素。「身體可以運動一下,得到健康。另一方面人們想洗淨心靈,想平靜些。」舞蹈比瑜珈跳躍,配合音樂有節奏地起舞,舞者不其然開心起來。

Eric按不同的課程加入呼吸練習及聖經經文默想,有動有靜,給學員反思空間,檢視生活及人生。「有課心靈舞蹈叫『枷鎖』,人表面上很自由,實際生活上有很多綑綁。那些綑綁是甚麼呢?如何去衝破它呢?堂上會啟發學員思考。進入經文默想,可以重整人生,會讓人覺得:『我應該改變一下』。」有空間活動身體,反思生活,學員或多或少都想到些東西。他們有得著的話,就成為Eric的滿足感和鼓舞。「最深刻的一句feedback是:『上完這個課程,生命有重整。之前很混亂,能重整自己真好,給多少錢都做不到這件事。』這是很大的祝福!」學員的回應是Eric的動力來源;曾幾何時,他沮喪得快要結束生意,就是被學員的「舞後感」激勵向前。生命影響生命之後,再帶來彼此的鼓勵。

沒完美的工作環境
開創每件事都要經驗困難和長時間的等候,Eric對此並不感意外,相反,是意料中事。惟過程中的掙扎,現實生活的負擔,對Eric這位有家室的男士來說,實在沉重。姑且由零六年講起,「我自己一個開始辦活動舞蹈坊,別人不認識,租借地方很困難,租金又貴。別人不認識我教的舞蹈,未能成功開班。我惟有去不同教會,教會免費借地方給我用,我就給他們折扣上堂,收入始終不夠開支。」Eric是家庭經濟支柱,與太太育有一女兒;他千方百計解決經濟困局,盡力去做。「很小型的、收入很低的projects都要照做。幫學校辦課程,縱使不是自己想做的事,為了繼續事業,都一樣做。」聽說藝術家都很有個性,委曲求全的事,總是為難,要不抱怨懷才不遇,要不乾脆不做;Eric卻當作平常事。

他的解說是:「我不覺得懷才不遇,我們不可以純理想發展事業。如果這樣想,差不多註定失敗。如果你很想做A的事,儘管B的事不是太想做,但為了達成理想,B的事都要一拼做。否則乾等A的事發展,無可能!我接受不會有一種完美的工作環境給人。我們要接受有時要捱,不論做那個行業都一樣。有經歷才有成長,開始之前我已經預計很難行。」做著不是自己最想做的事,也是生活的一部份;實踐理想,也應避免流於曲高和寡。這是Eric的態度。為了生活,他甚至跟哥哥做手飾生意,可是也失敗告終。經濟困局持續了幾年,他想改變一下做法,說放棄又未能。「或者打工,業餘發展算了!」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始終實實在在耕耘了幾年時間,總會有些成績出來。「想放棄時,我發現開始有學生。他們知道我想停下來,他們不開心;鼓勵我繼續。他們的回應鼓舞我,我決定堅持多一段時間。」

藝術不等如「窮」
就是「堅持多一段時間」,第三、四年情況突然好了很多。「有人想上堂,有很多很好的回應。」「學員覺得好,因為可以表達到連語言都表達不到的感受。舞蹈藝術就是有特殊效果,不曉得寫,不曉得講,但一個動作已盡在不言中。」Eric的生意愈跳愈旺,現時他已收過一千名學生,恆常上課亦有二百人,算是上了軌道。Eric淡淡地總結:「職場大放異彩未必是最精彩,走過黑暗過程才是。」人在黑暗裡看不見前方景物,他建議聽聽內裡的聲音。「有聲音響起,令人覺得真有心、有熱誠去做;覺得做對了,感到很滿足,就要繼續堅持下去。」業務穩定了,但仍有許多未知之數。Eric早已作好心理準備,隨時應變。「沒有一帆風順,任何時候都有不同困難。慣常上課的地方突然不可以再用,要想辦法解決。」「不要預料人生沒Trouble,希望撥開困難,過好日子,這是不會的。」

或者因為Eric早已把困難預計在內,不怕捱,他堅持著一個營運機構的原則。「我的機構不會收奉獻,要它自己賺錢然後繼續發展下去。我覺得只要是好東西,即使是藝術,不會覺得跟窮、跟賺不到錢拉上關係。如果是好藝術幫到人,給人祝福,自然賺到錢。賺到錢,自然發展得更好,幫到更多人。好藝術也可以是好生意。」要做「好藝術」、「好生意」,Eric不斷充實自己。「創意大部份是上帝給的,其餘就要自己開放眼光,多看、多接觸不同事物,用到時就有靈感。我經常閱讀舞蹈家著作,亦讀商業類別的事籍。看商家怎樣捱過艱難及其成功因素。」「好學很重要。別老是想著運氣不濟,遭遇不好;要準備捱,準備失敗多幾次。要不斷問自己有何做得不好,怎樣從別人好的地方借鏡。」將好藝術普及化,給每個生命帶來喜悅,是Eric值得別人借鏡的好事。「人人都可以跳舞,肢體殘障的人及盲人都可以。只要稍微擺動到身體,都是在跳舞,他們同樣快樂。」



4 Responses to “藝術不等如「窮」”

  1. Vivian Chui says:

    /THANK FOR THE SHARING.

  2. Alice Chiu says:

    Before I have joined the CDA dancing course,
    I don’t know how to worship God by my body!

    Dancing seems to be a bad thing for me!
    I was always dancing in Pub after I step into the workplace.

    Praise the Lord

    In 2011, I found CDA course in the Internet and joined as a member!

    Thank you my Abba Father
    I know how to dance with you, my Lord

    Wow
    It is a wonderful experience that you could not miss it, my dear Sisters and Brothers!

    Hope to see you soon

  3. joliyc says:

    2次參加你的工作坊都有得著,身體的動,思想的動及心靈的鼓勵。謝謝你﹗加油﹗

  4. Micaiah says:

    放棄擔任多年的傳道人堂主任崗位, 改作職業治療師及全職任教「心靈舞蹈」, 內心的沖擊一定不少。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