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聖經中的悲劇人物

發表於: 創建日期: 2014-04-23 點擊 1310 評論: 0

▲米甲的故事膾炙人口,有人(Rachelle Ayala)把它寫成了小說,內容是否忠於聖經,就不知道了。

 
昨天,一段體壇消息,一宗人事更替,竟霸佔了報章的重要版位:曼聯領隊莫耶斯下課了。
 
沒有人會感到太意外,莫帥下課,似乎已是意料中事──然而,不料的是,對莫帥深表同情的,原來也不在少數,包括小編在內。因為每每看見他流露出為難、惘然、蒼老扭曲的面容,就覺得他恍似是悲劇人物,坐上了一個不該坐的位置,徒然給折磨了大半年。
 
說到悲劇人物,聖經中又有沒有呢?如果只從悲喜結局來定論,那當然有許多,例如參孫、掃羅等等。不過,參孫、掃羅的下場,都有點「自作孽」的成分,用粵語說就是「攞嚟衰」。如果以悲劇一詞的始源──古希臘悲劇──的定義來看,參孫、掃羅未必算是,因為希臘悲劇常涉及命運(客觀不知名的龐大力量)元素,即主人公雖然努力想掙脫悲慘遭遇,但命運使然,最終還是落得悲慘下場,著名的俄狄浦斯王便是典型例子。
 
聖經中,許多「終結不好」的人,其實都是自取滅亡的,這算不上悲劇;而像約瑟這類,前半生可算是悲劇了(因是遭人陷害),但結局卻否極泰來,故此也不算是悲劇……想來想去,終於想出了一個悲劇人物,就是米甲。
 
米甲之悲,可從聖經對她最後的描述可看到:「掃羅的女兒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從結局論,一個希伯來女子終生無嗣,已是悲苦,加上她本是貴氣公主,這種結局就更意料不到。從愛情論,一個女子終生得不到所愛,雖然年輕時敢愛敢恨,敢為愛郎抗逆父親,但最後還是獨困深宮,聖經仍是以「掃羅的女兒」,而不是「大衛的妻子」來形容她,可見她與大衛的感情何等淡薄。


而且,不獨情路坎坷,身為公主,她一生也成為政治工具,給拋來拋去,在婚嫁上身不由己。文學釋經大師奧爾特(Robert Alter)便詳細剖析了她和大衛的關係,藉此講述聖經作者如何描繪大衛的性格,觀察入微,演述精彩(見奧爾特:《聖經敘述文的藝術》,第六章)。對於米甲,他有以下評論:
 
「大衛說:『她是我從前用一百個非利士人的包皮聘下的』(撒下三14)。這個血腥的提示,用意是強調大衛對米甲有合法擁有權,因為他已交足了她父親提出的聘價;另外,這一點也暗示,這裡所著重的不是甚麼人與人之間的結合,而是政治方面的盤算──米甲只是被利用的工具,為使大衛更能贏得掃羅家的擁護。」
 
米甲和大衛的相處,猶像今天的一對冷戰夫妻,不只分床而睡,更不時冷言相譏。更有甚者,故事場景發生在古代,不是現代。在古代君王制度下,一個熱情慧黠、勇於爭取愛情的公主,初則因父夫相爭,而被迫改嫁;後又淪為政治工具,被夫取回,而終生獨守宮闈。慣看了宮廷鬥爭劇集的中國女性讀者,相信也不難感受到米甲這份難抗古代女性命運的悲哀了。
 
 
P.S. 聖經中的悲劇人物,你還可以舉出更多嗎?
 
 
文:/雪予
2014. 4. 24 
 
標籤:

發表評論

驗證碼


關於天道書樓


 


 

緣起

天道書樓於1976年成立,是一所非牟利的福音派基督教機構,並不隸屬於任何宗派。
我們的宗旨是透過文字工作廣傳福音及造就信徒。而天道的標誌就是一本敞開的聖經,意思是讓神的話語全面打開,靠主恩發展多元化事奉」。其後,天道書樓更逐漸全面出版多元化書種及設立多間書室,並致力拓展新的出版、零售及批發的服事形式和空間,讓全球各地的華人教會及信徒都能享受文字供養和閱讀的好處。
 
出版事工
 
到現在,天道出版的書籍超過600種,內容性質包括釋經、神學、靈修、福音、護教、信徒生活和家庭生活等等,不但顧及主內弟兄姊妹的整全需要,更有助信徒準備好迎接屬靈的挑戰。
天道擁有鮮明的出版路線,重點放在神學、研經和釋經的書目,切合不同程度信徒的需要而出版。天道一方面選取有分量的英文書翻譯,同時亦積極發掘華人作者撰寫有深度和有分量的著作。已出版的書目中,超過三分之一是由華人學者撰寫的;當中整系列的「天道聖經註釋」的工作既龐大又具代表性,實為教牧同工、神學生及有心追求的信徒在研經時不可或缺的參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