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的字義爭議,引起研經上的反思……

發表於: 創建日期: 2016-10-14 點擊 280 評論: 0

(網絡圖片)

這一兩天,網上熱烈討論「支那」的字義。使用這名詞的團體,固然貼文支持自己,辯稱如此使用並無侮辱成分,還指出以前「支那」才指中國,「中國」是指印度,更說孫中山也有用「支那」來指稱中國芸芸……似乎理據頗足,真把人搞得暈頭轉向:究竟我是支那人,還是中國人;是中國人,還是印度人?真的是滿天星o既呢……
 

 
研究字義,對基督徒來說,並不陌生吧。我們都知道,字義是會改變的。即或一個字以前確有這種含義,但經時代流變,就會發生變異,例如「其」字本義指「簸箕」,後來出現了「箕」字,「其」的本義就很少人用了,更有人視之為兩個不同的字。
 
因此,我們理解一個字的含義,斷不能只看它原來的字義。畢爾(G. K. Beale)在《與新約作者同讀舊約──實踐篇》中提醒我們,無論是探究一個字或一節新約經文的意思,除本義外,必須審視它的不同語境,包括緊接及廣闊的經文語境,正典中的語境,甚至是同時代猶太文獻中的使用情況,如此才能準確把握新約作者使用的意思。這實在是一番細緻考究的工夫。
 
回說「支那」這詞,根據台灣教育部辭典指出,這是古印度對中國的稱呼,日本後沿用。唐朝僧人慧琳在《一切經音義》中說:「震旦,或曰支那……此翻為思惟,以其國人多所思慮,多所計詐,故以為名,即今此漢國是也。」由此可見,在唐代,「支那」就有「使計詐」的含意,不能說完全沒有貶義。而據百度百科的資料,甲午戰爭後,更帶有「戰勝者對於失敗者的輕蔑的色彩」;到二次戰爭後,「應中國代表團的要求,盟國最高司令部經過調查,確認『支那』稱謂含有蔑意,故於1946年責令日本外務省不要再使用『支那』稱呼中國」。
 
從以上可見,「支那」一詞越往後就越有貶意,你不能說「支那」原初沒有貶意,就認為今天使用也沒有貶意;因你是二十一世紀的人,不是原始人,你使用詞語,也帶有現代的語境。孫中山使用「支那」,網上舉證多是他寫給日本首相大隈伯爵的密函。當時,日本人喜用「支那」一詞,為方便溝通,也為爭取支持,孫中山如此稱謂也可理解。不過,孫中山創立的興中會及同盟會提出的口號都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而不是「驅除韃虜,恢復『支那』」!可見,「中華」才是孫中山較正式的用語,不能以孫中山曾使用,就作為自己恰當使用的理據。

2016.10

 
標籤:

發表評論

驗證碼


關於天道書樓


 


 

緣起

天道書樓於1976年成立,是一所非牟利的福音派基督教機構,並不隸屬於任何宗派。
我們的宗旨是透過文字工作廣傳福音及造就信徒。而天道的標誌就是一本敞開的聖經,意思是讓神的話語全面打開,靠主恩發展多元化事奉」。其後,天道書樓更逐漸全面出版多元化書種及設立多間書室,並致力拓展新的出版、零售及批發的服事形式和空間,讓全球各地的華人教會及信徒都能享受文字供養和閱讀的好處。
 
出版事工
 
到現在,天道出版的書籍超過600種,內容性質包括釋經、神學、靈修、福音、護教、信徒生活和家庭生活等等,不但顧及主內弟兄姊妹的整全需要,更有助信徒準備好迎接屬靈的挑戰。
天道擁有鮮明的出版路線,重點放在神學、研經和釋經的書目,切合不同程度信徒的需要而出版。天道一方面選取有分量的英文書翻譯,同時亦積極發掘華人作者撰寫有深度和有分量的著作。已出版的書目中,超過三分之一是由華人學者撰寫的;當中整系列的「天道聖經註釋」的工作既龐大又具代表性,實為教牧同工、神學生及有心追求的信徒在研經時不可或缺的參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