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學生‧警察

By 版主, July 7, 2014

朋友中,不少任職紀律部隊,而當中,當然最多人當警察了。

這個時期,去到社運場地,有時真的感到為難:自己的學生,有的在示威的一方,一些則是在傳媒機構中當實習記者;同一時間,也知道有舊生在警員的一方,更有我自己當年的朋輩,按年資已當上警官,分分鐘就是在指揮前線…其實這情況一點都不誇張,據網上留傳,在剛過去的七一晚預演「佔領中環」中,有示威者是被自己當差的哥哥抬走,一樣不留情。而現在於網上討論社運,自己也要小心:因為一提到警方的處理手法,我的警隊朋友會覺得受屈,處理不好,罵戰事少,重則可能被「Unfriend」!

如我們想不到辦法「軟著陸」,我們社運抗爭只會變質,這對社運參與者、警方和政府當局都不是好事。

我一位老師同事對參與者的建議,實在值得參考:當警察準備抬走你時,你可以心平氣和地請警察在執法前聽聽你的辯解(由堵路以至於佔中的理由都是可以的),如果他們不給你辯解的機會,那至少跟他們握握手,或是擁抱一下,以表示你對他們執行職務的尊重,然後向他們表示:你雖然不服從,但也不反抗,他們無須擔心在執法時受傷,因此也無須使用抬人以外的任何程度的武力。如果他們不願意跟你握手或擁抱,你也可以送他們一點水或食物,替他們抹一下汗,甚至向他鞠躬行個禮,以示友好。我想,這起碼能提醒自己,抗爭的是制度,而不是你眼前的人。

今日警隊給人的公正、高效印象,其實是用了一整個世代的時間,經歷過六七暴動,警廉衝突後,才洗脫了以往「有牌爛仔」、「好仔唔當差」的印象,得來不易。我仍然相信,就算發生了這麼多衝突,香港市民仍是尊重警隊的。但若因上述的長官意志,或因處理社運的手法而將之毀於一旦,實屬不幸。

肥博士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