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法」與「手法」

By 版主, November 20, 2013

政府以「依法施政」的辦事原則,即使政策本身極具爭議性,只要通過立法程序,市民也得接受;有人提出,純粹的守規矩有時候反而會違反公義。所以有示威團體可以以不認同要申請為理由,不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舉行遊行集會,並聲稱不「違法」。另一方面,警方則可以宣稱在多次勸籲或警告無效下,採取「合法」的清場「手法」。

又例如美國思諾登竊聽事件,看到美國政府在口說人權公義的情況下,卻明目張膽侵犯其他國家的人權公義;為了反恐和自身安全,可以公然竊聽其他人的秘密,毋須向任何人道歉。

法律的爭議

法律與道德關係密切,在道德上「犯罪」,很多時都在法律上「犯法」,但並不是每一樣道德上視作犯罪的行為,都有法律禁止。

犯罪不等於犯法?
粗言穢語在法例上只著重在某些場合(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但如果粗言穢語是不應說的,那無論是自己一人、還是在自己家中也不應說,而不限於公共場所。另外,貪婪在道德上是否定的,但在資本主義的世界,一個賺得越多的生意,卻成為越得稱讚的商業決定。

沒有犯法不等於沒有犯罪?
現在已經有不少國家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香港亦可能也會面對這個法例,但那只是尋求在法律上的容許,並不等同那是合乎聖經的教導。有些地方娼妓合法化,或紅燈區,只是在某方面將婚外性行為視為合法化,而沒有解決淫亂的罪行。

犯法不等於犯罪?
國內的家庭教會聚會因著某些宗教政策的緣故被視為不合法,但作為信徒堅持敬拜那位創天造地的救贖主卻並不犯罪;天主教香港教區認為每人可憑良心決定是否參與公民抗命,佔領中環雖被視為犯法的行為,但犯法不等於犯罪,若有人因參與佔中而被檢控,教會會提供法律支援。

法律的限制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將所有罪行都立法,亦沒有任何一條法例能包含盡所有的罪行。歷世歷代以來,各個國家甚至各處地方都有不同的法例,如美國不同州在同一事件上便有不同的法例,甚至有可能某一件事在一處地方是合法的(或至少沒有法例禁止的),但在另一處地方卻是違法的。再者,立法的基礎各有不同,例如非法集會,其實各處都有相關法例,只是各有不同的標準。

法律的遵守

任何法例都牽涉立法、執法與司法三個程序,換句話說,某個人是否定為犯法,除了在乎是否立了相關法例外,也在於執法人員有否檢控,更在於司法人員是否作出審判定罪。再者,在立法時,無人能保證所有的法例都合乎公義;在執法時,亦沒有人擔保所有的罪犯都會繩之以法;而在司法上,更沒有人可以肯定所有判決都是公平、公正、公義的。歷史上亦有不少人能善用不同的「手法」,以致犯罪而不「犯法」,亦有不少人縱然在犯法後被捉拿及提控,但可能因著律師以高明的「手法」運用法例,而不被定罪逍遙法外。

聖經很清楚告訴我們,沒有律法之先,罪已經在世上,但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羅5:13),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3:20);律法是為甚麼有的呢?原是為過犯添上的(加3:19);因為律法不是為義人設立的,乃是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誠和犯罪的、不聖潔和戀世俗的、弒父母和殺人的、行淫和親男色的、搶人口和說謊話的、並起假誓的、或是為別樣敵正道的事設立的(提前1:9-10)

作為基督徒,我們需要認識神將律例和法度教訓我們,是要指示我們當行的道、當作的事(出18:20)。我的神阿!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裡。(詩40:8)

鄭佑生院長
中國浸信會神學院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