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力學家的另一個世界

By 版主, January 10, 2013

診治耳朵‧鼓勵心靈
June完成了相關的聽力碩士課程後,就出來社會打拚。五年後的今天,她已晉升為部門主管。站在管理階級,工作範圍從單單照顧求診者擴張到負責增加營運收入,當中的挑戰不少。不過,人為本,給人幫助,才是June的目的。提起她跟客人的二三事,June滔滔不絕。「我有八成顧客是老人家,甫坐下第一件事就講:『我人生經驗多過你,你想做甚麼?這部機(助聽器)成本要多少錢,我怎會不知道?』」聽起來真無奈,June惟有嘗試理解他們,「或許他們曾受騙吧﹗」「有些聽力弱的會很不開心,聽不到別人說話,有些人會慢慢變得畏縮,不敢跟人說話。」有些長者聽不到電話,甚至連門鈴或拍門聲都聽不見,他們鬱鬱寡歡。「悲觀的人會說『我已經老,不知道還能活多久?我不要(助聽器)啦!聽得好些又如何?』」「有獨居老人說:『無人無物,醫好耳朵做甚麼?』」聽著這些洩氣話,June心裡難受。

但他們來到,總抱有希望,就算耳朵不能復原,感受安慰也很好。「每個老人家都有一些東西,叫他們自覺了不起,講出來讚賞他們。」八十八歲婆婆說話悲觀,但塗上紅唇膏就診。June找到亮點,「當她感懷身世,我說『不是啊!還很靚女呢!搽了紅唇膏啊﹗』她暗裡很開心,她笑笑『不是呢!老了!肉酸啊!』」「有伯伯一來就話『我身體好強壯,根本不需要(助聽器)。』我話:『對啊﹗但無理由樣樣都健康,但就是聽不到人說話啊!不管生命有多久,都要活得有意義,精彩些。聽力好,開心多了!』傾一會,他又感覺好些。」「接受老很難,因為試過成功,做到很多事。但現況是,扣衫鈕都要人幫忙,覺得自己不中用。」長者們面對衰退的狀況,June也感慨。「Sad啊!理解他們,過份投入他們的心態,要調節。」慶幸並非每位長者都消極,有些表現積極;更好的是,有人重獲興趣。「有個喜歡觀鳥的客人無法聽到雀仔聲,我幫他調整過之後,他興高采烈,『早上起床戴起耳機聽到雀仔聲,就是最開心的事。』」


調節心態‧勇敢一試

June的診所位處中環心藏地帶,求診者通常經濟充裕。錢不成問題,對服務的要求相對提高。面對某些投訴,June也無可奈何。「訂機(助聽器)需要時間,送貨都需時,客人等得不耐煩,便投訴。」June直言感到不快。「跟公司同事傾談,對方表示我無事可以做,憤怒,就只有發洩出來。」化解壓力,有人會向送貨公司問責,不過這只是將責任轉移給別人而已,並不是June的意願。「沒有理由責罵別人呢﹗我的減壓方法就是游泳,不開心就游泳。」從客人身上,June見到人生百態,有時也令她大惑不解。「有人很富有,卻不願意出錢為父親購買助聽器。」「有人家底豐厚,卻得不到子女關懷。」「有年輕婦人因重病導致聽力下降,丈夫跟她離婚。」「有孩子年紀很小失去聽力,他們還有很多事要做啊﹗」客人當中,也有些人找她幫忙保護聽覺,有愛音樂的年青人、歌手,有滑浪人士、夜蒲人士,亦有在酒吧摔碟的DJ和Bartender。

「Bartender、Waitress要招呼客人,強勁的音樂聲加人聲會影響聽力。」這些客人大多數是來港工作養家的菲律賓人,長期在高噪音的環境下工作,自覺無法脫離,他們告訴June「無得揀」。「怎會無得揀呢?其實有很多選擇,只不過是你會不會去選擇而已。」各人有各自的際遇,June接觸多了,得到啟發。「啟發到我,心態很重要。樂觀些吧﹗把事情做好。開心些啦﹗不用在意細微的事。」June在職場裡也選擇了突破自己,從安全網跳出去,嘗試接受挑戰。「曾經不敢做耳鳴case,因為覺得訓練不足夠。但有同事跟我說:『就算無信心都好,畢竟你的訓練多過其他人。你不做,誰來做呢?』說得對啊﹗」June成功幫一個外國人治耳鳴,獲得滿足感。「原來做少少事,就可以令他開心好多。」「人有flexibility﹗不夠就學,勇敢去試;不難,肯跳下去就做到。有工作不做嗎?幫到人的,合理的就要試。」


動動腦筋‧「助人」新路

June作為部門主管,除了為顧客診症,也要顧及不少事務,包括營運收入。她笑言這項工作「有難度」,角色引起尷尬是其一。「治療角色變成了sales,客人不明白助聽器為何對他們好。」診症後,介紹輔助器材,本是正常程序。但顧客感覺聽力學家頓變推銷員,她也深感無奈。「接受長時間訓練,給人誤解做銷售員,有傷心。」「可能婆婆曾經有很多不好的經歷,已設定了一道牆『你別叫我買東西啊﹗』惟有表現得更專業,客人便有信心。我會建議他們先試用部機,再看有沒有需要購買?他們不願意,都沒有辦法。」部門除了人手,還有儀器,亦要應付租金。「老闆沒要求賺錢,平衡到開支就好。我會問問言語治療部主管的意見,我爸爸亦是做老闆的,都會給我idea。」徵詢過各方面的意見,June又動動腦筋,終於給她找出一條新路。

「不想濫售助聽器,但又有人經常換機,他們的機可以幫助到人。」June因著偶然的機會,認識了「香港聾人協進會」(下稱「聾協」),每個星期她會去幫忙驗耳、跟進等功夫,那裡正正有需要幫助的人。「我會建議常換新機的客人,把舊機捐給「聾協」,或者捐款給「聾協」,我會給他們折扣優惠購買新機。想到這個好感恩﹗」互惠互利的方法可行,更幫助到支付不起購買助聽器的患者,很有意義,「低收入人士因為聽力不好,不能工作。不能工作,又沒有收入;造成惡性循環,最終都是聽不到。如果有了捐款幫助他們買機,可以改變他們的生命。」為了跟「聾協」的人直接溝通,June毅然去學習手語。積極的學習態度,帶給她方便,亦有樂趣。「我不想要翻譯,就直接去學。手語打開了另一個世界,好得意、好簡單。手語非黑即白,『那個是壞人,這個是好人。』就這樣。他們的文化好簡單。」能去幫助別人,本來就是美事。


4 Responses to “聽力學家的另一個世界”

  1. cheong says:

    欣賞妳的工作!

  2. 香港人 says:

    用自己的專業幫助別人之餘, 也潤澤他人的心靈!!

  3. Peter says:

    「人有flexibility﹗不夠就學,勇敢去試;不難,肯跳下去就做到。有工作不做嗎?幫到人的,合理的就要試。」認同!

  4. says:

    成功在於嘗試 !!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